刻《几何原本》序
七夕节发多少红包合适:徐光启 明
本作品收录于《几何原本

  之世,自治历,暨司空、后稷、工、虞、典乐五官者,非度数不为功。《周官》六艺,数与㞐一焉;而五艺者,不以度数从事,亦不得工也。之于音,之于械,岂有他谬巧哉?精于用法尔已。故尝谓三代而上,为此业者,盛有元元本本,师传曹习之学,而毕丧于祖龙之焰。以来多任意揣摩,如盲人射的,虚发无效;或依儗形似,如持萤烛象,得首失尾。至于今而此道尽废,有不得不废者矣。

  《几何原本》者,度数之宗,所以穷方圆平直之情,尽规矩准绳之用也,先生从少年时论道之暇,留意艺学,且此业在彼中所谓师传曹习者,其师氏,又绝代名家也,以故极精其说。而与不佞游久,讲谈馀晷,时时及之。因请其象数诸书,更以文。独谓此书未译,则他书俱不可得论。遂共翻其要约六卷,既卒业而复之,由显入微,从疑得信。盖不用为用,众用所基,真可谓万象之形囿,百家之学海。虽实未竟,然以当他书,既可得而论矣。私心自谓,不意古学废绝二千年后,顿获补缀三代之阙典遗义,其禆益当世,定复不小。因偕二三同志,刻而传之。

  先生曰:“是书也,以当百家之用,庶几有其人乎,犹其小者;有大用于此,将以习人之灵才,令细而确也。”余以为小用、大用,实在其人。如邓林伐材,栋梁榱桷,恣所取之耳。顾惟先生之学,略有三种:大者修身事天;小者格物穷理;物理之一端,别为象数。一一皆精实典要,洞无可疑。其分解擘析,亦能使人无疑。而余乃亟传其小者,趋欲先其易信,使人绎其文,想见其意理,而知先生之学可信不疑,大概如是,则是书之为用更大矣。他所说几何诸家,借此为用,略具其自叙中,不备论。吴淞徐光启

上海市徐汇区徐家汇光启公园内的徐光启墓旁边的徐光启纪念馆里的回廊石刻:《刻〈几何原本〉序》首句(徐光启手迹集字)